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绝世外科医圣_ 第191章 传信-

时间:2021-06-15 12:54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令我心碎小说绝世外科医圣 第191章 传信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第191章  传信

    所以,他第一次看到这个人的时候,心在颤抖,但很快就平静下来,说:“伙计们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虽然他看着这个人,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发虚,但他毕竟也是一个官员,这个党的和平的主人,所以他很快就平静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秦景权的父亲,你没叫我吗?”付汝寅听完导演的话后平静地说。

    听到付汝寅是孩子的父亲,然后看到他这个时候的样子,导演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异样,秦景权十多岁的时候被抓的并不着急,而他的父亲知道,他的儿子被抓的时候,没有任何明显的波动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一般的家长在知道儿子被抓诈骗后来这里看起来并不着急,说了句好听的话来打听情况!和这个人对好,什么表情也没有!

    “是的,你儿子涉嫌诈骗!暂时和我们一起接受吧!”董事长对着付汝寅说道。

    “乔维安,他抓到你了,显然是为了你的话,而想要这个话的人应该是欧阳。你给他写一对,就可以出去了!”

    等到孙廷资和董事长出去了,司马看着乔维安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你给他们那一对字,不就出去了吗?”乔维安听到他说的话,没有回答,只是淡淡的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那一对字是送给我的礼物。当然不会给别人也不会卖。另外,卖你的字,7000块也买不到。你的字在国内书法界应该无人能及!”听完乔维安的提问,冉沉思了一下,一脸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乔维安惊讶地看着少年。他光是聊天就知道这个男孩很成熟,但还是让乔维安想看。

    孩子说的一点都不像孩子,像大人。乔维安如果只说话不看肯定会以为是和大人聊天。

    “哈哈,等等!反正他们一旦过了时间,就一定要放我们走!”听到少年的话,乔维安咯咯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乔维安,你太天真了。他们有很多方法可以离开我们,但是没关系。一会儿就有好戏看了!”

    小秦景权一脸严肃色地对乔维安说。他以为乔维安不明白这里的事情,尤其是说到最后,他的脸上露出一丝狡黠。

    看到少年的样子,乔维安哑然失笑,乔维安自然知道少年不简单,但是不知道具体是什么身份,不过看他此时的样子,估计也是个狗·娘养的。

    虽然此时的少年像个纨绔子弟,但乔维安能感觉到这个少年和其他纨绔子弟的不同。

    乔维安没有说话,而是等待着。他也想看看这个少年能做什么。

    少年秦景权看到乔维安不说话,以为他不相信,所以他没有说太多,而是等着。

    孙廷资和孙廷纶离开拘留所,回到这个于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孙廷资,最近怎么样?”看到孙廷资回来,开车的向他问道。

    听完开车的的话,孙廷资只是摇摇头,没有说话。看到孙廷资的样子,看了看后来的孙廷纶,说:“你可以在研究所用点手段。当时打算说出来的效果比现在好多了!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听完的话,孙廷纶忍不住咳嗽了几声。如果孙廷资不说话,他也不会多管闲事。要说有些手段确实管用,但是他不会自己做决定。毕竟这不是他的事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孙廷纶反应过来,对开车的说:“代淑琳,电话接通了吗?”

    “打通人,家里人问我是谁,我语气挺牛气的。我直接被我吓到了,说这是馅饼店,他儿子涉嫌诈骗,已经被拘留。现在他在通知他们!哈诺”

    代淑琳听到了这句话,然后得意地笑了。

    在楚华政府办公楼的一间办公室里,一名40岁的男子挂了一个电话,又拨了出去。很快他放下电话,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这位40岁的年纪大的人是的父亲,楚华传媒司马家的孙儿,40岁的实权副部,以及刚刚调任楚华传媒董事会的。

    唐的力量更是惊人。的祖父是集团元老,而唐却是春风得意。在这九个城市中,他是领头的董事会元老。

    而付汝寅的妻子,也就是秦景权的母亲,是一个女英雄。她是中国为数不多的有权势的女将军之一,是楚华一个军师的指挥官。

    秦景权的祖父一代又一代地参军,他在军队中的权利可谓滔天,这也造就了秦景权,他属于真正的台湾子党。

    “哦呵呵,我儿子才十一岁,怎么会撒谎呢?”付汝寅文谈到秦景权的欺诈,不禁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哦,孙廷资的朋友?那估计是个错误。我回去好好检查了一下。我们收到了一份报告。肖的评委们看上去很像一个通缉犯。我们只能带回来调查。既然是孙廷资的朋友,那肯定是搞错了。孙廷资的朋友可以当通缉犯吗?我以后一定彻查!谁敢诬陷孙廷资的朋友!”

    听完这个秘书的话,孙廷纶配合的说道。

    刚才孙廷资已经把他的方法告诉孙廷纶了,并要求他配合。乔维安是不是整体并不重要。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得到乔维安的话。至于乔维安?拿到字之后功夫会很足。

    “哦,对不起,孙廷资,我怎么不记得答应给你写一对字呢?”听到两人的话,乔维安就知道两人在二重奏,乔维安看到两人的演奏很辛苦,也很有趣,他忍不住笑了起来,他止住笑后,便对孙廷资说道。

    听完乔维安的话,孙廷资的脸色突然变了。刚才他说了这么多。他只是想让乔维安下台,给他写一对字。但是乔维安吃东西不软不硬,这让他的脸有些挂不住。

    听完乔维安的话,导演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抽动了两下。他没想到乔维安这么无知。如果一般人,恐怕早就同意下来了。

    毕竟对方能表现出这么大的能量,你一眼就知道你并不是真的想和它说话,更别说要一对字了。有什么?举手,就有了。

    “嗯,乔维安真的忘了吗?忘记也没关系。现在知道写一对还没写完?”过了一会儿,脸色苍白的孙廷资挤出一丝笑容,看着乔维安继续说道:

    他别无选择。如果这个代淑琳没有完成任务,他也不会这么着急。他打算在这里关闭乔维安一天,但现在代淑琳一会儿就完成了。让他等一天?这样看来,他在闫长贵的心目中是多么无能啊!所以他没有等就直接去了乔维安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是孙廷资忘了还是我忘了,但不管是谁忘了,我都不会把话泄露出去!”

    乔维安对秘书说。

    本来就很丑的孙廷资,被乔维安的话噎得面红耳赤。她看着乔维安说:“好吧好吧,既然小评委不认我,那就别怪我不认你!”

    孙廷资说完后,把眼睛转向孙廷纶,说:“孙廷纶,这个人我不认识。按正常程序走!”

    “好的,孙廷资,您放心吧,在传媒的领导下,我们不会放过一个坏人或者好人的。我们会耐心的去了解,但是这个时间可能有点长。我们要去通缉犯的老家查查真实情况!”

    听了孙廷资的话,董事长瞬间明白了他的想法,于是连忙答应说。

    听完孙廷纶的话,孙廷资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孙廷资和孙廷纶向外走去。孙廷资走到门口,转身对乔维安说:“小仲裁者要是碰到我张,就跟孙廷纶说一声,不为难你!”

    说完,孙廷资冷冷地哼了一声,阴沉着脸走了出去。没办法。在他看来,乔维安被关闭的时间很短。如果他被长期关闭,他不会相信自己会失败。

    孙廷纶看了两人一眼,眉头微皱,想说什么,但最终什么也没说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两人的态度,总是让他心里不太踏实,虽然孙廷资说他们没有背景,但是两人太冷静了,就算给他们台阶下,他们也下不去,这让他心里有点害怕,但是想想孙廷资被闫长贵给记住了之后,他心里就有了一丝自信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知道了,反正我们没人动你的东西!”孙廷纶看都没看唐和一眼就说道。

    当开车的看到孙廷资点头时,他知道这书法是真的,于是他把字收好,折了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当他想到刚才少年的态度时,他不想放弃。所以,他想了想,拿起少年的手机。从少年的手机里,他找到了父亲的电话号码,拨了出去。现在他不仅要把这个词拿走,还要让家人损失很多钱。

    他们对代淑琳的行动没有任何干涉。他们都做过这样的事,自然也熟悉。

    尤其是这一位,孙廷纶,更是老手之一。上次,他的一个侄子和人打架,但是他的手臂上有一些轻微的癌症损伤。他带侄子去做法医检查。因为他的熟人,给他受了点轻伤,然后他发了通缉令,要逮捕他的人。他抓到他们之后,就被关进看守所,一直等到其他家长陪着他要十几万块钱。

    现在,还不如说指控孩子诈骗没有问题。毕竟,他们有7000笔交易,代淑琳没有买到他想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张看见开车的秘书拨了电话,走出了房间。当他看到代淑琳的任务完成时,他心里感到有点焦虑。因此,他现在打算去乔维安。本来他打算晾乔维安一段时间,让他着急再自己过去。这是最好的效果,但现在他看到代淑琳完成了任务,他很焦虑,不得不提它。

    看到孙廷资出来了,敖登泰也跟着出来了。在敖登泰眼里,孙廷资的重要性远远超过代淑琳。

    孙廷资看见敖登泰跟着出来,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几句。听孙廷资这么一说,敖登泰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孙廷纶,这是哪里?”两人来到关押乔维安的房子外面,孙廷资故意大声问孙廷纶。

    “原莘老,这里是看守所,在押的还有一些犯罪嫌疑人!”孙廷纶听完他的话后,配合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开门进去!”孙廷资又大声地说。说完,于所长把拘留室的门打开。

    “说嘿,这是乔维安吗?孙廷纶,你怎么了?有没有搞错?我认识这个人!大家都是朋友,怎么可能是犯罪嫌疑人?”

    董事长打开门后,带着孙廷资走了进去。孙廷资看到乔维安锁在屋里,夸张的报警说:

    “哈哈.....当乔维安看到秘书进来时,她知道发生了什么,现在她听到了他的话,但只觉得有点好笑。如果乔维安到现在还不知道秘书的目的,他就失败了。

    .....呵呵,孙廷资,很高兴见到你!我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。真是荣幸!”乔维安看着孙廷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说,好说,孙廷纶,这一定是误会了,我和乔维安是朋友,他还答应给我写一副字呢。难道不是萧评委!”

    孙廷资听完乔维安的话,竟然回答了两次,然后他看着孙廷纶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板,拿回来!”这时,宁简夫拿着一个手提包走了进来,说他什么时候来付汝寅的。

    看到宁简夫回来,孙廷纶这才从座位上站起来,走到宁简夫身边,伸手去接宁简夫的手包。

    而且想来一个名家的字是什么,不然以他儿子老猎鹰的书法水平,他看不上别人的字,但看到乔维安的眼神,他立刻就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乔维安放开司马丘的手腕,对卓老说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楚华医院的性质,大概也知道这些大夫的身份。这些大夫基本都是脱离大夫身份的,都是半官半医,难免带点官僚气。刚出去的大夫就是一个例子,这也是很多老中医不愿意和他们打交道的原因。

    而乔维安也正是因为这样,她才不愿意和他们多说。所以他把这些话都告诉了卓老,卓老爱告诉他怎么告诉他。反正以后就不关他事了。

    然而,这些事情是他们无法控制的。他们只是听从命令,逮捕人。他们被捕后,就没有他们的事了。

    警车向派出所飞驰而去,乔维安和少年坐在警车里,没有任何紧张或害怕的表情。他们一直坐在后排,时不时的说这些书法的东西。

    说到崛起,那两个人也发出一声大笑。看了看面前的两个人,两个人面面相觑。他们已经上了很久的民警,但被抓后第一次遇到这么冷漠的人。

    而且他们从两个人的眼神中可以看出,他们并不是假装如此,他们是从心底里没把去派出所当成一回事。

    都有大背景吗?不应该!敖登泰的秘书和开车的说他们没有背景!但是他们忘记了,他们只是服从命令,他们有他们的理由。他们接到举报,带人回去调查,符合任何规定。

    这些民警没有注意到,但是乔维安注意到在警车的后面,总有一辆黑色的越野车跟在后面。当乔维安看到车时,她看了一眼旁边的少年。她以为那辆车是他的两个保镖。

    很快警车把他们带到了派出所。乔维安在车上注意到,派出所门口两侧挂着一块牌子,光明路派出所。

    “把你所有的东西都交出来,等你走了,我们还给你!”当这些民警把乔维安和小秦景权带到一个护送房间时,他们对乔维安说。

    “哈哈......”听完这些民警的话,乔维安咯咯地笑了,没有任何犹豫,拿出了她的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那些民警让乔维安把这些东西一一登记,走的时候交给乔维安。

    这些民警把乔维安的东西打包,锁在警卫室里。

    “董事长,你看!”一个年轻民警看到桌子上乔维安的车钥匙后,对段山雄说。

    乔维安在京城的车是奥迪。在江东这样的地方,乔维安是一个能开好奥迪的外国人。所以导演看到乔维安的车钥匙后犹豫了一下,但很快就释怀了。心,有点钱怎么样?你当过官员吗?尤其是有实权的官员。

    “先把东西都拿走!”想到这里,段山雄放下心来,对小民警说道。

    乔维安他们被带到这里后,不一会儿,孙廷资和开车的先后来到了派出所。

    原来,代淑琳把敖登泰送到传媒后,就开车去了派出所。在外面,他不擅长抢少年的东西,但在派出所就不一样了。他想要那些东西,但他们说了算。

    还有孙廷资?乔维安被民警带走后,他也打车来到了婚房。

    在派出所见到代淑琳后,孙廷资也露出了惊讶的神色。当他得知代淑琳的目的后,点了点头,一起向段山雄的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“老了!”两个人来到段山雄办公室门口,对着屋里抽烟喝茶的段山雄喊。

    “张,代淑琳,你们两个都来了!请坐!”听到喊声后,段山雄看了看门口。当他看到两个人站在门口时,他迅速站起来,一脸谄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了,他们的东西呢?”两个人和那个段山雄来到房子后,他们没有坐下。代淑琳看着段山雄,急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现在他不能着急,敖登泰现在很生气,如果他做得不漂亮,估计他在传媒很难相处。

    “这里!都在这里!”听完代淑琳的话,敖登泰赶紧对他们说,然后从门口的一把长椅子上搬了两个箱子。

    年中,民警观察到孩子上了警车后,也回到了警车。警车一启动,他的电话就响了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