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走上社会之后_ 第八十五章 “关心”更快了02-

时间:2021-05-01 13:28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项血小说走上社会之后 第八十五章 “关心”更快了02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不久,小敏下班回来了。看到我的表情异常,她当即惊呼:

    “怎么啦?怎么啦?……”

    我默视着她,没吱声。她慌忙拉住我,要回屋里,询问事由。看着她满脸的着急,又清楚不易让她多虑,于是我点个头,情不自禁地开口了——只是我还要她站在树荫下,叹口气,轻轻地说明了不幸的遭遇。

    关于汽车站这个“狗欺人”的逆境,爱人已是熟悉的,所以她也未断无奈地摇首。然而,她最后还是温柔地拍着我的胸膛,劝说:

    “别伤心!‘龙游浅滩遭虾戏,虎落平川被犬欺’,离开单位,也许是一份解脱呢。”

    我倒也知道“龙游浅滩遭虾戏,虎落平川被犬欺”这句古训,却仍接受不了爱人的“解脱”之观。我觉得,年轻人总不能闲在家中吧?何况虽然有了家,但房子并不是自己的,而且被迫休假,又丢了前途!小敏的劝说或者在理,可纵观如此家、业,其实难属正常生活;尤其自己毕竟是有妻有子之人,总要对家庭付出一份责任。

    ——我说她劝,话儿很快讲完了,事情也清楚了,我才陪小敏回到屋里。孩儿和他表姐尚不知情,见到我俩,都很高兴,但我又不由地躺在床上,闭上眼睛,顾虑起将来……

    下午,小敏自己上班去了,而我仍躺在床上。不过,蕊蕊虽然满脸怒气,但没吱声,为了不影响我休息,就带着弟弟出门玩去了。我明白,爱人已经私下与她叙述了我的遭遇。

    这次所谓的病假,虽然不是我的第一次,但仍一夜难眠;第二天早晨,爱人和侄女多次喊我:

    “吃饭了!”

    “姑父,吃饭了!”

    “唵!唵!……”

    我都只是咕哝几下,毫无精神。直到孩儿蹦跳到床前,拉起我的手儿,说:

    “呀,爸爸,吃饭啦!”

    “唵!”

    我才无奈地翻身,起了床。然而,我还是没有胃口的,所以我随便吃点馍、喝些稀饭,又回到床上。

    我的情绪也影响了他们,因而这顿早餐很快就收下了碗筷。爱人对侄女说:

    “早晨空气好,你带弟弟出去玩玩吧!别走远,注意安全!”

    “好好……老姑,” 她一边回答,一边拉起孩儿,转首向我,“姑父,您在家也别多想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们就去玩玩吧!”

    我侧起身子,望着她。小敏提醒道:

    “天热了,你们早点回来!”

    “行,您放心!”

    于是,他俩一道出门了。小敏坐到我的身边,手抚我头,温柔地说:

    “单位的事,别气它了!我相信,以后会有贵人帮助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都已经三十多岁了,再拖沓到什么时候啊?”我打断她的话儿,“人生一场,还有多长!”

    “你其实刚过三十,年龄并不算大,学有所用莫过迟早而已,别急!”

    “有一个成语‘三十而立’,但我自觉都难能正常生活,尽受欺负,还讲什么呢?”

    她抚摸几下我的头发,叹口气,才开口:

    “唉,都怨你命运不好,上面竟压着那类坏家伙,不过,你还没到走投无路!而且你还有那么多校友,他们的能力不会低的,又受过高等教育、素质也高,如果知情,我想,都会传来慰藉。”

    ——提到同学,我更觉羞愧,因为我竟这么“差”!自然的,我开始摇头,沉默一会儿,才说出心里话:

    “同学!我这样子咋还好意识见同学?”

    “哎,你们同学来往的是感情,又不是利益啊?”

    她立即发问。当然,我也知道爱人的观点是对的,但自己仍是自卑的,所以我已皱眉,无话回答。

    爱人的手儿轻抚起我的眉头,声音开始转急:

    “啊,不说,我还不知道,你千万不能那样想!同窗之情是最纯洁的,我们同学相见都是高兴,所以你不能丢掉同学的来往!”

    “嗯!我也不算丢掉同学的来往,”我看她着急,便宽解道,“我只是没有主动与同学联系,每次遇到他们,我还是赶紧迎上去的!”

    “这样还行,不过,你最好转变一下生活方向——忘掉单位,多联系同学,不就多了快乐吗?”

    思想痛苦只应埋在自己心里,于是我坐起、点头,说:

    “好吧,就这样了。你早点上班吧!”

    “嗯,那你在家安心休息,别去哪了!”小敏又满意地扶我躺下。

    “我不去哪了,你早点回来!”

    “我早回来,哦!”

    爱人也走了,陋室里就我一人。我失望地闭上了眼睛,但是竟心潮澎湃,脑海里不断地涌现着同事和同学……相对他们的丑俊,一悲一喜,我虽已平躺在床上,却不能安心“病假工资低而自己又闲在家里”。难受了很长时间,我翻身几次,亦脱不开忧愁的困扰。

    于是,我伤心地起床,喝口茶,望望门外。朝阳已经红亮在天上,仿佛一只大眼睛般,正观察着世态炎凉。我不由地皱眉苍天,前进几步,走到门口。站了一会儿,外面的光明逐渐的畅快些我的心情,怡然之中我不愿再回屋,只想到单位与韩站长商量再上班,于是我锁上门,骑起自行车,迅速地赶往汽车站。

    自行车在老路上已经变快,我的情绪也急了——不断地盼望着韩站长有一份怜恤之心,我能商量成功。

    一路顺利,很快的,我大喘一口气,迈入了汽车站大门,简单地与门口、停车场的同事们点个头,便将车子停进车棚,直接登上办公楼。很高兴,韩站长办公室的门儿正开着。我又疾行几步,走到门前。

    韩站长正独坐于办公椅上,面朝窗外,好像在思索什么。——看他也在注视着朝阳的光明,我倏然感到一份希望!不过,我还是慢下步子,先喊一声:

    “韩站长!”

    等他慢慢转过头,脸色没拒绝,我才进入屋里。轻轻地走到办公桌前,我看他依旧没说、没问,便又先做起解释:

    “韩站长,您昨天讲的那个病假,我回去考虑了一下,不过,我还是想上班!您看,可能免掉那个病假?”

    他讨厌地觑我一眼,脸色立即“冷”了,说:

    “还能不知道这是我与书记都商量过的?你也同意了……怎么还这样改来改去的?”

    ——他突然改变的态度正像我未断的印象。还说什么呢?……可我也不愿无聊在家!忧闷了一会儿,我想惟有再将自己的情况讲明,让他自觉不妥,就仔细解释:

    “韩站长,您知道的,我已经几年没吃药,没犯病了;上班时,身体一直都是好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脑子就有问题,自己不知道,不然,也不会与同事闹架了。别乱讲了!”

    他打断了我的话,声音仿佛和气些了。但是,我明白他还是萝卜心肠——好像关心我,其实排挤我——外红内白!于是,我忍不住继续发出了恳求:

    “我虽然发表过一些作品,但并没条件到报刊杂志社;而且我才三十来岁,一点不愿闲着,所以,还是请别让我休假吧!”

    “怎么搞的?”韩站长眉头一扬,“没过一天,你竟改变思想,我就不能任由你的性子乱来——想进就进,想出就出!”

    我一听,很惊诧!请假并不是我的愿望,虽然同意,但心里也是无奈的,我相信他是明白这些的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